将来就是卖鸡蛋,也要跑到中国去卖:如何练就穿透历史迷雾看清未来的慧眼

秦朔朋友圈 2019-11-16 08:20

QQ截图20190419112928.jpg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秦朔朋友圈(qspyq2015),作者刘寅斌,上海大学副教授,大发时时彩-大发pk10邦经授权转载。

1

8月,应韩国外交部邀请,作为“2019年第11届中国人气博主访韩交流团”的成员之一,我前往韩国,进行了为期五天的访问。在韩访问期间,韩国外交部东北亚局负责中韩文化交流的东北亚二科科长吕昭咏女士的个人成长经历,给我留下非常难忘的印象。

上世纪80年代,中韩两国尚未建交,两国之间没有任何官方往来,吕昭咏女士正在念小学。1953年签署的《朝鲜停战协定》虽然从事实上结束了朝鲜战争,但此后交战各方并未签署和平协定,严格意义上说,80年代的中韩两国仍处于敌对状态。

朝鲜战争的主要参与者——美国,既是世界头号资本主义强国,也是韩国多年的盟国。80年代的韩国,英文几乎是韩国所有小学生学习外语的不二之选。每天放学后,吕昭咏的同学们都被父母送去补习学校,学习英文,而吕昭咏则比较特殊,她被父亲送去华侨学校学习中文。

“当时,我年龄还小,搞不清楚为什么大家都去学习英文,而我却要去学更加复杂的中文。”当吕昭咏向父亲提出这个疑问后,父亲告诉她,将来就是卖鸡蛋,也要跑到中国去卖。

父亲的回答让吕昭咏更加困惑,她回忆道:“当时,我特别不明白的是,为什么我将来要去卖鸡蛋?卖鸡蛋,不能去首尔吗?为什么非要去中国?我那么努力地学习那么复杂的中文,难道就是为了跑到中国去卖鸡蛋吗?” 

尽管心中有疑惑,但在当时的韩国社会,父亲就是天,爸爸定下来的事情,作为女儿,只有服从和执行的份儿,没有抗争的资格。“很多朋友,包括亲戚在内,都笑话我爸爸,说干嘛要逼孩子去学汉语?既难学又没用,有那个时间,有那个精力,不如让小孩子好好去学习英文。”吕昭咏说。

吕昭咏的父亲是位牧师,精通周易,熟读四书五经,深受中国传统经典熏陶,对中国文化推崇备至。他一生最大的遗憾就是不会讲汉语,送女儿去学汉语,很大一部分原因也是为了弥补自己的缺憾。

吕昭咏说:“我童年时代的梦想就是长大后,能够成为一名外交官。童年伙伴们嘲笑我,你学的是和韩国没有外交关系的国家的语言,将来怎么可能当外交官?在他们看来,这简直是痴人说梦。”

历史的车轮驶入90年代,1992年,中韩两国正式建交。随着两国建交,两国之间的人员交往和经济往来空前繁荣,汉语人才成为韩国社会最紧缺的人才。1999年,吕昭咏以优异的成绩,考入韩国外交部,成为一名外交官。

从那时起,她一直从事与中国交流及朝鲜半岛统一相关的工作。她先在韩国外交部负责东北亚事务的东北亚二科工作5年,随后被派驻北京。4年之后,返回韩国,先是担任统一部长的特别助理,后来又回到外交部,在韩半岛和平交涉本部负责朝核问题。现在,她重新回东北亚局,负责和中国人文交流方面的工作。

过去二十年间,吕昭咏先后担任过金大中、卢武铉、李明博、朴槿惠等多位韩国总统的高级翻译,得以近距离接触过不同时期的中国领导人。

当吕昭咏以外交官的身份,在中韩两国的重大交往中频频露面时,曾经因为她学习汉语而嘲笑过他们一家的人,开始对她的父亲刮目相看。

他们向吕昭咏的父亲请教,“您怎么那么有远见,在两国还是敌对国的时候,高瞻远瞩地预料到两国关系的未来,并且做出那么英明的决定,送女儿去学中文?您是如何透过现实的迷雾,洞穿未来的真相?……”

这究竟是一种什么样的能力?

吕昭咏的父亲的回答非常简单:“这不过是对常识的尊重,哪有什么洞穿历史迷雾,看清未来真相的超能力。”

吕昭咏解释说:

“我父亲常说,在过去几十年间,中韩两国经历过三年非常残酷的战争,也经历了长达数十年的冷战分隔,可是,这和中韩两国之间长达两千年的交往历史比起来,又算得了什么?韩国的官方历史、历代典籍,全是用汉语写成,韩国历史上的历代科举,和中国一样,用汉字,写汉文。不为别的,就是为了解自己的历史,继承祖先的文化,韩国的子孙都必须要懂汉语。

“更何况,自古以来,中韩两国一衣带水,鸡犬相闻,我们两国距离那么近,而且中国又是一个人口大国,只要稍微学过一点历史的人都知道,在过去几千年的历史上,中国经历过无数次的起起伏伏,这么一个有着深厚历史和文化积淀的大国,只要国家统一,肯定会强大起来,这是被历史证明过无数次的常识,不需要任何超能力。既然这个国家一定会强大,它又是我们的邻居,学习他们的语言,那不是很自然的事情吗?

“再说得深层一点,韩国人和中国人一样,使用着相同的姓氏系统,韩国人完整地保存和吸收了中国的传统文化。在价值观和传统道德价值观的底层认知上,中韩两国彼此高度一致。地理的相邻性、历史的纽带性、文化的相似性、价值观的一致性,在我父亲看来,中国和韩国,一定会成为彼此之间最重要的伙伴。”

根据中国教育部的数据,2018年,共有来自196个国家和地区的492185名各类外国留学人员在中国留学,其中,韩国留学生人数高居第一,总计50600人,在所有外国在华留学生人数中占比10.28%,是排名第二的泰国(28608人)的1.7倍,排名第九的日本(14230人)的3.6倍。如果算上非正式语言进修的学生和在华学习的韩国籍中小学生,韩国在华留学总人数可能高达七八万人之多。

2

三年前的夏天,我曾经的同事,也是我的好朋友,带着她小学毕业的女儿H去美国参加一个夏令营,路经上海,来我家中拜访。当天晚上,一群暑假留在上海实习的大一大二的学生也约了来家里来吃西瓜。我本打算把大学生们的拜访推后两天,H的妈妈告诉我,H对大学生们非常好奇,想趁这个机会,向大哥哥大姐姐们请教一些问题。

于是,H和她的妈妈,还有七位大一大二的学生,齐聚我家。H是个好奇心很强的小姑娘,她不停地向大学生们提着各种问题,大学生们耐心地予以回答。看他们聊得热火朝天,我不插话,静静地在旁边听着。

他们聊到英语学习话题时,H问大学生们:“怎么才能快速提升英文水平?”大学生们的答案归纳起来,大概有这么几条——“好好背单词”;“刷题,你要准备什么英语考试,就拼命刷跟那个考试相关的各种题目”;“参加新东方的培训班”。

乍听下来,答案都对,但好像又有点问题。H关心的是怎么提高英文水平,大学生们的答案聚焦在如何应付英文考试。没错,在对付英文考试的过程中,英文能力肯定会提高。可是,另外一个问题是,英文考试所具备的能力和真实的英文能力,尤其最为关键的交流能力,似乎还隔着一堵看不见的墙。

年轻的时候,我考过托福、GRE、雅思,认真背过红宝书,分数还不错,时至今日,我非常清楚地知道,年轻时,我们花了那么大把的时间和精力去背单词,应付考试,似乎路走歪了。

于是,忍不住加入H和大学生们的聊天,我向他们提出六个问题:

  • 从影视作品的文学性角度来说,电影的台词是否代表了一种语言最精炼的表达和最纯正的应用?

  • 美国电影,尤其是经典的美国电影,是不是代表了电影艺术或者电影商业领域的最高水平?

  • 如果我们能够把一部美国电影完全吃透,也就是一部美国电影所有的台词,我们都能听懂,甚至我们能把它完整地背下来,在关掉字幕和声音,只看视频的情况下,我们能按照原片的语言速度,把台词重现,英文的听说读写能力是否会有非常显著的提高?

  • 一部美国电影的时长通常在90分钟到120分钟之间,一个月有30天,按照每天背4分钟电影台词计算,大家觉着,一个月的时间,能背完一部电影的全部台词吗?

  • 如果一个月能被背下一部美国电影台词,我们用1年的时间,背10部或者12部电影,逻辑上成立吗?

  • 如果这个逻辑成立,我们的英文实际应用能力在1年之后,是不是会有非常显著的提升?

对这六个问题,H和大学生们都给出肯定的答案,一位大一的学生叫起来:“刘老师,这个方法太棒了!您是从哪儿学到这种方法的?”

我回答:“这不都是常识吗?”

H笑着问我:“刘老师,您这样背过多少部电影呀?”

我一下子窘迫起来:“一部也没有。”

H接着追问:“为什么?”

我很无奈地承认:“懒。”

在哄笑声中,H和大学生们又聊起其他话题。那天夜里,H和大学生们在我家一直聊到12点,才离开。走的时候,H对我说:“刘老师,我回去就背美国电影。”那群大学生们也附和:“我们回去,也马上背起来。”

此后的时间里,我没有H的任何消息。在H妈妈的朋友圈里,经常出镜的是她家的那只波斯猫,H被妈妈小心翼翼地保护在屏幕背后。直到今年8月,H妈妈突然在朋友圈里发了H的照片,并宣布消息,H马上要前往美国排名最靠前的一所私立中学念书。

这所全美著名的私立中学,绝大部分毕业生在中学毕业后,都能顺利升入美国最顶级的大学。进入这所中学,几乎相当于进入常青藤大学的预备学校。

H的妈妈给我发来微信,说要从上海乘飞机去美国,在上海逗留期间,想宴请我以及三年前一起在我们家吃西瓜的大学生们。今年8月的一个晚上,我和四名一起啃过西瓜的大学生们,在黄浦江畔的一家餐厅,见到H和她的妈妈。

H已经长成身高1米7的大姑娘,已经完全没有当年的稚嫩。饭局上,H还是那个充满好奇心的孩子,当然,我的学生们也对H充满好奇。

一个学生向H提问:“美高的面试复杂吗?”

H说:“还好,不算复杂。”

另一位大学生问:“对英语的要求很高吧?你是怎么做到的?”

H说:“这得感谢刘叔叔。我从初一开始,就按照刘叔叔的方法背美国电影。初一初二两年的时间,在24个月里,我攻克了20部美国电影,这是我通过美高面试的法宝。”

啊!我当场惊呆了。我没想到,她真的会去背美国电影。

我问H:“你是怎么背的呀?”

H的妈妈插话:“老刘,三年前,从你们家出来后,她就开始按你的方法背美国电影。她每天不管早晨还是晚上,只要有空的时间,几乎都在背美国电影。有段时间,我都觉着她有点魔怔了。”

我问H:“具体怎么执行的?”

H说:“刘叔叔,我先把选好的电影,用剪辑软件,根据剧情,先剪成30-50个小片段,既有视频版,也有MP3的音频版。视频版是为了看剧情,控制发音速度和节奏,音频的MP3版是上学或者放学路上,以及不方便看视频的时候,方便耳机收听。”

“每天都这么干?”我问。

“是呀!您不是说,要天天背嘛?”H说。

H的妈妈自豪地说:“她现在能一个人对着电脑视频,关掉字幕,自说自话,把这20多部电影全演一遍。”

看着我和大学生们一脸惊讶的表情,H问大学生们:“你们都背了几部电影啦?”

饭桌上的局面突然有点僵,我连忙招呼大家吃饭。

今年9月开学后,在上海大学的课堂上,我把H背诵美国电影的方法告诉了班上一百多位学生,并鼓励大家试试看。过了一个月,我在课堂上提问,是否有人已经背完一部或者半部美国电影,结果,全班没有一个孩子背过。

我随机抽了三个学生,问他们,为什么没有试试?第一位同学说,他还是更喜欢背单词。第二位同学说,她这个月太忙了。我问她,忙些什么?她说,社团活动和班级活动,有好几个活动需要策划,她忙了整整一个月。我又问她,具体策划了些什么呢?她说,老师,我也记不大清了。第三位同学说,她试了两天,感觉太麻烦,就没兴趣再背了。

这世界上,知道常识的人很多,但真正尊重常识,并按照常识去办事的人,却很少。

一周前,H给我发来一封很长的E-mail。在邮件里,她告诉我,她在疯狂背诵了近30部美国电影后,对电影台词和电影拍摄,似乎有了一些自己的心得,在美国高中的课堂上,当她把自己的思考告诉文学课的老师后,老师非常高兴。

这位文学课的老师曾经在好莱坞工作过20年,并写过多部畅销美剧剧本。H说,文学老师给她布置了一个作业,让她在一周内看完一本剧本,然后就这本剧本,写出自己的感想。信的末尾,H说,刘叔叔,您说,我以后是不是也可以成为一名编剧呢?

3

上海交大徐家汇校区,广元西路校门口斜对角,有家全上海最好吃的兰州牛肉面餐厅。这家餐厅装修简约干净,面条劲道,面汤醇厚,牛肉扎实,味道非常好,生意火爆得不得了。以前,我在交大讲完课,总喜欢去那儿吃碗面,最近,越来越不敢去,因为人实在太多。

机缘巧合,前不久,碰到餐厅的老板,我好奇地向他请教,为什么餐厅生意会这么好?

老板反问我:“上海是不是到处都能见到兰州拉面?”

我回答道:“是的。”

“上海这些随处可见的兰州拉面馆,大部分的生意还不错吧?”

“看起来是的。至少大家都还活着,就说明还有生意。”

“您在上海生活了这么多年,碰到过喜欢的兰州拉面馆吗?”

“除了您这家,还真没有。”

“你去过兰州吗?”

“去过。”

“在兰州吃过本地的牛肉面吗?”

“吃过。”

“好吃吗?

“当然!”

“如果我们把兰州本地牛肉面放到上海来,您觉得会受欢迎吗?”

“当然会。就算上海本地人不喜欢,服务好生活在上海的北方人就足够了。”

“您说的没错。其实,只要是好东西,上海本地客人一样会喜欢。餐厅哪有什么秘诀,无非就是正宗口味,真材实料,用更好的面,更好的牛肉,更好的汤料,更好的辣子,比别人家干净清爽一些,还能有什么?……您是哪儿的人?”

我一愣,“重庆。”

“上海那些生意非常好的重庆火锅,不都这么干的吗?还有顶级的西餐厅、寿司店、韩国餐厅,不也是这样的吗?这不是常识吗?”

4

刚刚结束的天猫双十一,交易总额达到创纪录的2684亿元。过去二十年,中国电子商务和移动互联网的高速发展,离不开一个庞大的产业人群——3000万卡车司机。

根据中国卡车行业最大的互联网平台“卡车之家”的数据,中国3000万卡车司机中,由于工作环境恶劣,劳动强度大,男女比例严重失调,99%的从业者为男性,只有1%为女性。卡车行业中,初中及以下文化程度占了近七成,高中及中专占比近三成,大专及以上学历占比不到1%。中国3000多万的卡车司机中,七成以上的司机是个体劳动者。

3000多万的卡车司机中,近千万人是重型卡车(简称“重卡”)司机,他们是连接中国省际和城市之间物流体系的大动脉,同时,他们是年销售量超百万台的中国重型卡车市场的客户。

中国重型卡车市场,2018年总销售量为114.79万辆,排名前五位的分别是:一汽集团(26.1万辆)、东风汽车(21.7万辆)、中国重汽(18.97万辆)、陕汽集团(17.2万辆)、北汽福田(11.03万辆),行业集中度CR5为82.76%。这个行业中,排名前十的企业销量合计112万辆,行业集中度CR10高达97.57%。在重卡领域,国有企业的寡头效应非常明显。

作为重卡市场的主要消费者,司机和主机厂之间,过去的几十年里,长期处于既互相依靠,又相互对立的状态。相互依靠,容易理解,卡车司机需要靠主机厂生产的卡车来工作,主机厂的产品是卡车司机的基本劳动工具,反过来,卡车司机是主机厂产品的主要购买者。

作为主机厂的衣食父母,中国的卡车司机们不但从未体验过主机厂应有的尊重和必要的客户关怀,反而时时能感受到主机厂无所不在的傲慢和高高在上的优越感。

一辆重卡,售价基本在30万到40万人民币之间,贵的在50万以上。虽然单价不低,但是有意思的是,在中国重卡行业,几乎没有任何客户关怀体系,乘用车行业常见的车友俱乐部,在重卡领域,根本就是天方夜谭。和传统乘用车长达数年的免费维保期相比,重卡的免费维保期通常只有三个月到半年的时间。

更有甚者,在乘用车领域,一旦发现大规模事故或设计问题,及时召回是一种非常普遍的补救措施,而在中国重卡行业,几乎没有召回一说。

若干年前,中央电视台记者柴静曾经报道过由于某卡车公司的设计缺陷,本应采用两根管的制动系统被设计为一根管,从而导致某品牌重卡在高速行驶中多次发生严重交通事故。即使是央视参与报道,也未促成问题车辆的召回。

面对车辆问题,重卡主机厂常以卡车司机超载及疲劳驾驶为借口,把责任推给司机。在主机厂商看来,厂方的设计是标准负载设计,只要司机不超载,不疲劳驾驶,汽车就不会出事故,更不会出问题。

但是,今天,中国重型卡车司机们所面临的现实问题是,如果不超载,根本挣不到养家糊口的钱,多拉快跑和疲劳作业,是行业常态。主机厂商抱怨司机违规使用,而司机抱怨重卡主机厂设计不到位。双方积怨日深,矛盾难以化解。

这个时候,谁能听取司机的意见,利用互联网思维发动“草根革命”,谁就能快速致胜。

从2018年开始,三一重工的梁林河就是这么做的。他一方面组建设计团队,一方面主动地融入卡车司机的圈子,积极听取一线司机对于卡车的意见。在很长的一段时间内,梁林河几乎不眠不休地在论坛上,回复和解答卡车司机们的问题。很多卡车司机发现,凌晨三四点,梁林河还在回贴,还在和卡车司机们交流,卡车司机们的热情被点燃。司机们告诉梁林河,他们需要什么样的卡车,他们希望能有什么样的设计。

对每一个问题,梁林河都一五一十地进行非常细致的回答。不能做到的,说明理由,讲清道理;能做到的,安排人员,布置采购,设定时间。就这样,集众家之力,由司机和供应商共同参与卡车研发,一款配备行业最宽卧铺,有冰箱、微波炉,并且有各类极致高科技设备的高性价比重卡,经过反复迭代,投放市场。

后来,才有了那个传说——“三一卖重卡比卖包子还快”。三一重工成为近十年来进入“重卡万台俱乐部”所花费时间最短的新成员。

他为什么能成功?其实很简单。尊重消费者,为消费者提供性价比更高的产品,不是常识吗?

这个世界上,很多看似合理的事情,其实并非世界的真相。很多看似聪明的人,其实目光极其短浅。面对纷繁复杂的世界,面对变幻莫测的未来,很多时候,我们真的不需要穿透历史迷雾的慧眼,因为,只要尊重常识,我们就能赢过大多数人。

没错,尊重常识,很简单,却很难。

本文为专栏作者授权大发时时彩-大发pk10邦发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大发时时彩-大发pk10邦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热文榜 TOP

查看更多
  • APP
  • 公众号
  • 微博
  • 知乎
中国大发时时彩-大发pk10者的信息平台和服务平台,帮助中国大发时时彩-大发pk10者实现大发时时彩-大发pk10梦想
大发时时彩-大发pk10邦公众号,带你随时了解与大发时时彩-大发pk10有关的人、事、钱
邦哥自留地,轻松充电,秒知圈内事
大发时时彩-大发pk10邦知乎机构号,带你以另一种方式了解世界